您的位置: 首页 >  全汝形 >  正文内容

寻卦_经典文章

来源:作物布局网    时间:2020-10-16




  广州市,北京路,步行街,晚上灯火辉煌,人流如潮,热闹非常,但转进步行街后面的房屋,耳中顿时清静起来。转过好几条小巷子后,眼前是一幢半洋半土的连体式三层楼房,说是一幢,其实是三幢并在一起,这旧房子,是水泥混着砖的结构,房子外面都有一个小阳台,也没有防盗网,听说快要拆迁了。楼房下面有一块不大的空地,种着一棵大树,品种不明,细叶茂密,此时已是夏天,今晚闷热无风,片叶不动。我要找的人,叫做关公公,就住在上面,他是个算命先生,是这一带最出名的。这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关公公住处的门口,还有不少人在等着,我没办法挤进去。期间,不时有人进去,有人出来,有神色凝重的,有笑容满脸的。来此之前已经询问过,关公公非常忙,占卦算命要预约,不能马上见我,按这预约时间排下来,得要十多天以后才轮到我。家里发生的事,性命攸关,容不得我再等上十多天。一直到晚上8点多,最后一个客人走了,我不顾门口的女秘书阻拦,硬是挤进屋里去。——“关公公,救命!”我已经是慌不择言。“年轻人,何事如此慌张?坐下来,慢慢说。”一个苍老而满带沧桑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关公公住的这个地方,是二层连着三层,每层也不过五、六十平方米左右,说得上狭小,通风也不好。这一层,应该是用作平时算命场所用的,门口有个女秘书坐着,就象是私人诊所一样。或者,这里也可以说是诊所,诊的是人的命运。此时屋内亮着灯,没有空调,只有一台大吊扇,在头上缓缓转动着,令整个房子里面的光影明暗不定。除了黄旧的墙上,挂着些阴阳八卦图外,其他地方没有见到什么装饰,配合着这种房子特有的味道,给人一种浓浓的幽雅和神秘的感觉。正中放着一张旧式的八仙桌,上面放着很多纸笔,和一把折扇,八仙桌后面,坐着一个老人家。这老人家大约70多岁,很瘦,中等身材,脸色有些苍白,脸上的皮都皱了起来,头发稀疏灰白,一双眼睛也半睁半合,但说话很清晰。这个就是关公公了,他身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长褂,神色略显疲倦,但也不见他冒汗。关公公扬手示意秘书安静,然后拿起桌上的折扇,指着八仙桌边上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来,还递过来一张面纸巾,让我擦擦头上的汗。我连声道谢。“究竟何事慌张?”他轻抚着手上的折扇,眯着眼,看着我。一时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脱口便道:“我家里人都死光了,只剩下我一个!”或者是说到死,还说到全家都死光,关公公和门口那个女秘书都轻轻的“啊”了一声。“慢慢说,慢慢说……”那女秘书给我上了一杯茶。我喝了口茶,才将这几年发生的事,扼要地说了出来。“我爷爷、奶奶,在1999年去世,无疾而终;大伯、婶婶和堂兄一家三口,在2000年车祸去世;去年2002年我爸、我爸也忽然心肌梗塞去了,我妈跟着心脏病发……也去世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我努力控制着内心的悲痛和恐惧,急不及待地将家里的情况说出来。“哦……人的生老病死,无不是命运安排,所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你若心中不安,我可介绍得道高人,替你亲人超渡,让他们早登仙境。”关公公轻轻摊开折扇,摇晃着,神情非常感概。“但是,我家里的男人,从八字命理角度看,死得很奇怪!”爷爷生前也是个街边摆摊的算命先生,所以我对这方面的知识,虽然不精通,也是从小就知道,这也是能找到这里的原因。“有这样的事?!你将他们的姓名和八字写出来,让我看看。”关公公语气有点惊讶,马上“擦”的收起了折扇。看样子,他明白我是通晓八字命理的人,也不叫我写出生时辰,直接就叫我写八字。我拿出一张纸片递给关公公,上面早已写好了我和家人的姓名、八字,我早准备好了。关公公放下手中折扇,戴上老花镜,拿起来一看,马上扬头看着我:“你叫方涵之,是方仁的孙子?他去世了?这么快?!”神情十分意外。他认识我爷爷?这有点巧。“是的,我叫方涵之,小涵。你认识我爷爷吗?”“以前,我们都在南方大厦一带摆摊,他是外地走难来的,跟我有过交往,所以认识……还记得他那些算命的方法,很奇特,但很准确,好象是另有所承,跟一般算命先生不同。二十年没见,想不到他这么快就去世。”关公公感叹着。我们现在居住在东山一带,爷爷平时是在那一带摆摊的,跟这里不算近。——爷爷是走难到广州的。解放前后,村里犯瘟疫,全村都死光了,只余他一个,那时他才十多岁,一个人到了广州,白天做苦力,晚上在街边摆摊算命,才活了下来。可惜他没能算准自己的寿命,也没算到我家的巨大变化。他去世后,留下不少古旧的易学书籍,很多是线装书,也有些手抄本,年代久远,除了《渊海子平》和《滴天髓》等几本,其他的都在市面上找不到,连名字都没有听过。听说爷爷走难到广州的时候,包袱里厚厚的,除了两件衣服,就是这些易学有关的书,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他本人文化有限,其实懂得也不多。这些书,闲时没事,我也会拿来看看,看着看着,懂得一些阴阳八卦的基本知识,也会排八字,知道一些简单的命理现象。——关公公低头看了一下,语气又一转:“不可能啊,他八字显示,时柱帮身,早年虽然奔波劳累,但晚景会很好,虽然碰上‘岁运并临’,但他知道趋避,应该可以过得这个关口啊。他这个命,我以前就知道了。”“关公公,你再看其他几个的八字就明白了。”我心里很急,但知道一时也急不来。关公公闻言拿起茶杯,呷了口茶,慢慢看下去,好一会才看完几个八字,倒吸一口气,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惊呼:“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是的,只要略懂八字算命术,就知道很吓人。奶奶、大婶和我妈的八字,并没有什么特殊,单从八字角度来看,她们几个既没有严重的干支冲克,也没有严重的五行失衡情况,是不应该出事的。而最让人吓一惊的,是我家几个男人的八字,他们无一例外,都死于一种特殊的年运组合:“岁运并临”!爷爷是1934年出生的,八字是甲戌、癸酉、丁亥、丙午,1999年,己卯运碰上己卯年,“岁运并临”!我爸是1955年出生的,八字是甲午、丁丑、癸巳、乙卯,2002年,正在走壬午大运,碰上壬午年,“岁运并临”!堂兄是1975年出生的,八字是甲寅、丁丑 、庚辰、壬午,2000年,也是庚辰运碰上庚辰年,“岁运并临”!……我排出来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怎么方家的男人,全都是死于‘岁运并临’,不但他们死了,连身边的人都跟着死了!”天啊,到了2005年,我的八字,也是到了“岁运并临”啊!这是何等让人震撼的事!家中所有遇上“岁运并临”的人,都无一例外死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难道我也会……虽然我平时对八字算命也是半信半疑,但现在事情发生在面前,方家的男人一个接一个死去,连身边的人都跟着死去,不止是“岁运并临,不死自己死家人”,简直就是“岁运并临,既死自己也死家人”,由不得我不信!我翻烂了爷爷留下那些秘藏的典籍,也没有找到原因。——“岁运并临”是八字算命术里面的一个术语,是一种特殊年运组合。我们出生时,年月日时的农历干支共八个,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八字,也叫四柱。根据八字推算出的一组干支组合,叫做大运,每运十年,代表我们一生的运程,而我们每年遇到的农历干支叫做流年。八字、大运和流年,组成八字算命术的最基本内容,里面天干、地支之间的生克冲合,构成了人的一生。“岁运并临”,就是大运和流年碰上一组相同的干支。例如甲子大运,碰上甲子年,就是“岁运并临”了,这种情况,每个人在一生里面都会碰上一两次,出现的时间,有早有迟,没有明显的规律可言。八字是我们生下来的先天元素,大运和流年是我们未来要经历的后天元素。把八字比做一只船,那么,大运就是船正在航行的江洋,流年就是流入江洋的溪河,而“岁运并临”,就是溪河与江洋交汇处形成的一个漩涡,一个关口。“岁运并临,不死自己死家人”这是八字算命术里面对这北京去哪里的癫痫医院比较好种特殊情况的评断。我们熟知的某个近代伟人,他的八字是癸巳、甲子、丁酉、甲辰,他是一九七六年流年“丙辰”去世的,当时他也正好行“丙辰”大运,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岁运并临”例子,也是命理界的普通例子,算不上稀奇。从实际情况来看,到了这个时候,不是都是会死人的,那只是命运流程的一个大关口,或者说是一个漩涡,甚至很多人在这个关口,不但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还结婚生子,升官发财。——关公公镇定了一下情绪,沉吟了一会,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一般来说,‘岁运并临’、‘枭神夺食’、‘羊刃倒戈’、‘天克地冲’,此类的命理现象,容易引发横祸,甚至死亡,但一切,还得要视乎八字的平衡状况而定,象你家里这种情况,真是闻所未闻!最有可能的,就是你家被掘了祖坟!”掘祖坟?!我听过这样的说法,但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见我愕然的样子,又惊讶道:“你家里的人,除你爷爷外,其他人好象对风水算命都不熟悉?”我点点头,爸妈、大伯他们,不但不懂,平时还总说爷爷封建迷信,他们之间也因此也经常有些争执。“那真可惜,你爷爷在这一带,很有名气的,他那些算命的方法,很独到,居然没人继承。”关公公摇摇头,叹了口气。他的话,让我想起了那些留下来的书籍,幸好没扔掉卖掉。“这祖坟,是至关重要的,直接影响到家族的命运!如若有树根树须钻进坟内,则族人百事不宁,疾病丛生;如若棺木破裂进水,则必有祸事缠身……最严重者,是祖坟被掘,棺木暴于荒野,骸骨四散,那就是全族横祸不断!”关公公继续说:“目前看来,只有被掘了祖坟,才会出现这种家人接二连三死去的事,你们也很长时间没修葺祖坟了吧?这方仁,怎么不懂这个道理,不可能啊!”祖坟?我们老家在哪都不知道,爷爷一直没有怎么说家乡的事。“你要马上到方家祖坟看看!否则,2005年,你也遇上‘岁运并临’,只怕也是逃不过的!”我吓得站了起来,连声道:“我明天马上去!”关公公摆摆手,示意我别急,然后叫那个女秘书拿来一盏台灯,放在桌上,拿着我写的那些八字,仔细的又看了一次,摇头、叹气好几次,然后说:“也只能说,是祖坟出了事。但祖坟出事的话,应该是飞来横祸才对,不应该齐刷刷的死于‘岁运并临’这个关口啊!这事真怪,我几十年来也没有碰到过,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听他这样说,我心里又急了。“无论如何,你得要马上回祖坟看看再说。”听他的语气变得肯定了,我心里才稍松了一下。“你还是早点回家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走,不要有任何迟缓!”我连连点头,从身上拿出钱包,就要付资费。“快回去,这个时候,还客气什么!”他瞪了我一眼。我还是放下了两百块钱,算是红包利是。那女秘书现在也知道我跟关公公有些渊源,很客气的站起来送我。原来是祖坟出了问题。“方家村,先要回方家村看看再说!”但是,方家村在哪?我不知道。爷爷是因瘟疫出走的,当时村中只有他活了下来,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没有回去过,我们也没有怎么问过,对这件事都很忌讳。平时填身份资料时,籍贯一栏,我填的是:“广东省滨海市黄都区。”只能到黄都区一带去找了。2003年7月,我安排好一切,踏上了寻找方家村之旅,这趟旅程,是别样的寻根之旅,也是求生之旅。现在距离2005年立春,不到两年。我先是到黄都区,在区档案馆查找了当年发生瘟疫的情况,但没找到。瘟疫是由于一些强烈致病性微生物,如细菌、病毒引起的传染病。那说明,当年这场瘟疫,范围不广,甚至只发生在方家村,不为外人所知。再查找了方家村的情况,也没找到,幸好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很热心,用电话到各相关部门询问,才知道方家村确实存在过,就在在大雁山西侧山下,按现在的行政划分,位置在一条叫做吴家村的村子附近。从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口中,我知道那一带还没有变成开发区,那就是说,方家村的旧址还在,那方家的祖坟应该还可以找到。我真怕方家村早已在轰隆隆的挖掘机下消失无踪。——珠江三角洲最高的山,叫做大雁山,位于黄都区。在大雁山西侧,我找到了那条吴家村。吴家村就在大雁山山脚下,人口不多,只有几百人,这里民风淳朴,经济看上去不太发达,村中的新楼房不多,鲜有三层以上的建筑。这天中午过后,我就在这村中的一个小面店吃点东西,顺便向店主打听一下方家村的情况。店不大,深长,放着四、五张发着油光的旧桌子,光线不太好,有点幽深的感觉,但外面烈日当空,里面倒显得挺阴凉的。店主一边在擀着面下着面,一边跟食客们聊着天,听他们说活可以知道,这些都是本地人。店里生意挺好的,这个时候吃东西的人也多,打听消息很方便。店主大约四十左右,听到我提起方家村,他皱着眉想了好一会。“我们这里叫做吴家村,周围还有莫家村、刘家村等几个村子,但就是没有听说过方家村啊。”他又问在吃东西的村民,大家都摇头,都说没听到过。我正失望的时候,外面停下了一辆小货车,走进来一个50多岁的男人,他听到了大家的话。“谁说没有方家村的!以前这一带的开工上梁,取名下葬,算命占卜,都是方家村人做的!”这男人,中等身材,很壮实,短发有些灰白,眼睛很有神,听大家都叫他平叔。有人在开着玩笑说:“平叔,如果真有这村,怎么就你知道,我们不知道,这方家村难道上天去了?”平叔坐了下来,擦擦头上的汗,说:“你们知道什么!这方家村,两百多年前就在这里了,可以说是个古村落,只是,在解放前后,就在我出生那一年,村里忽然发生瘟疫,两三百人的村子,都死光了,一个不剩!”我一听,心中大震,这就是我要找的方家村!他说到的情形,怎么跟我家的情况一样,有着不可思议的诡异。但店里有人还是不相信。平叔不屑地看了那人一眼,很明确地说:“我出生时,父母找他们排过八字,我这名字,也因此而来,那还能错吗?!你们回去问问六十岁以上的人,大都知道一些,那些七、八十岁以上的,就更清楚!我出生那年,就是方家村出事的那年,所以我记得尤其清楚!”所有人纷纷惊讶起来。“难道就是那个传说曾经犯过瘟疫的旧村?现在已经隐没在山林之中了,都几十年了,就在离这里两三千米的山上,没事也不要走得太近,那里很邪门!”那些村民七嘴八舌地猜测着方家村的方位,经他们一说,我大约也知道了。等到那平叔吃完了东西,我跟在他后面,叫住了他,道明了来意。“你打听方家村,有事?”他疑惑地看着我。“我是方家的后人……”我也没有找借口。“原来是这样。方家竟然还有后人在?!你要想知道得更多,我母亲还在,你可以去问问她。”平叔这人挺直爽热情的。我心中大喜,连忙在街上买了点礼品,便坐上他的小货车,跟着他回去。他就住在这吴家村的一侧。他母亲吴婆婆已有八十多岁了,也是本村人,头脑和动作都有点不灵便,但对方家村的事,也能说出个大概。“方家村啊,很早就在这里了,这家人,很会算命的,这一带都知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瘟疫,全村都死光了……”跟平叔说的差不多,只是她又说到:“其实也没有死光,当时有几个孩子没死,但疯了,在这一带到处游荡,几十年了,有一个好象在几前年才死在路边,好可怜。”吴婆婆叹着气说。我听到这里,心里一酸,那可能是我的亲人。现在的心情,凝重得很,这些事,跟我息息相关,或许两年以后,我真的会不明不白就死掉,死的时候,身边连个亲人也没有。“或许我真该早点结婚,现在要是有孩子,还能有个后代,继承方家的香火。”心中很是后悔,我堂兄倒是结婚了,可惜,还没有孩子。吴婆婆老了,嘴里唠唠叨叨,但再说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来,看到这样,我就告辞了。“前些天,好象也有人在打听方家村。你要是要到山上找方家村的旧址,得要非常小心,那里真的有些邪门!”平叔再三告诫。还有人打听方家村?——不管怎样,方家村还在那里就好,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看看,找到方家的祖坟。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关公公的分析,可能没错,那方家的祖坟,被残弃多年,可能出了治疗癫痫病药品怎么治疗问题。我详细询问了山路的走法,听他说,离这里约三、五千米左右,觉得也不远,现在是下午,看看时间还足够,可以自己摸索着,前去看看。从这里出发,绕着山边向山上走,山路很明显。翻过一个小山包后,看到远处是一片树林,是常见的台湾相思树,据平叔所说,树林后,就是方家村旧址。但现在已经没有明显的山路,得要在炎热的太阳下,拨开乱草才能走过去。到了那片台湾相思树林,我看到有人走过的痕迹,地上还有一些食物的包装袋子。“难道真的有人来过,也是方家村的人?如果真是这样,难道当时的方家村,也不只有爷爷活下来?”想到这里,心里有些激动,如果真是这样,这人,可以说是我最亲的人了。此时已是下午3点多,艳阳正烈。树木茂密,虽然遮挡了阳光,但密不透风,不时的又荡起些草灰尘土,呼吸非常不舒服,不一会,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带着一种陌生与激动交集着的感觉,慢慢穿过树林,前面是我祖上居住的地方,据前面听到的,也有两百年历史了。“一个古村落,怎么会突然发生瘟疫,全村死光了而不为外人所知?里面一定有重要的原因!”转过前面的一段山路,看到一个小山谷,山谷边上有一条山溪绕谷而过,一片破旧的古村遗迹就在谷中,那里就是方家村了。——这里真的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但地方其实也不算小,南北向,村口在北,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只是,大半已经被树木杂草掩盖了。我心里有些奇怪。广东一带的旧村,由于地理原因,多是背北向南的,而眼前的村落,却向北背南。从地理气候角度来看,附近有更适合建村的地方。透过树木杂草,可以看到有几十间的房屋,十分密集,青砖灰瓦还能分辨,但房屋都已经破烂不堪,墙身大都有剥落的迹象,很多连屋顶墙身都塌了下来,腐朽了的木质屋梁横七竖八地架着,整条村的地面很多地方已经被泥沙掩盖,甚至一些房屋的门槛都被盖住了,地面上、泥墙上,灌木、杂草丛生,开着各种小野花。从我站着的高处望过去,这些房屋,建筑还是挺讲究的,整条村很有规划,巷道笔直,房子之间的距离也很一致。望过去,村中有一块空地,有点象个小广场,还能看到有溪水从东北方高地引下来,环村而过,广场南侧,有一座较大的建筑物,离我这里约有百米左右,依照外观看来,可能是一个祠堂。村子外围,很多房屋都已经被山上塌下来的泥土掩埋了,或者再过若干年,整条村子都会被埋在沙土之下。我看着这一切,不禁感慨了一会,心想:“方家村,以前一定曾经繁盛过,人丁也不少。”可惜爷爷从没有说起过,而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资料记及,只怕这方家村,从此就湮没在岁月之中了。“祠堂!那里是供奉祖先的地方,一定能看出些什么。”我所处的位置,是北面的村口,村口上横卧着一块石碑,上面满是泥沙,拂去泥沙,“方家村”三字隐约可辨。从村口走进去,可以直接到村中的广场,我第一目的,就是到那座象是祠堂一样的建筑物看看。这条村子,虽然破败得不成形了,但看来好象是接近圆形的,以广场为中心,由好几层房屋包围着。这样的建筑,有方便生活和互相照应的诸多好处,广东客家人的传统房屋也类似,只是方家村是由外到内一层层的围着中心的广场,从外侧一些地方看来,最外层原先好象有防护墙,现在看来,就只留下几个大土墩。走近其中一些没有塌的房屋,有些保持得还算完好,就是窗户破落了,地上都是青苔,发出一种糜烂腐败的怪味道。总的来说,从这些房屋里面的情况看来,没有明显的凌乱迹象,如果真的有瘟疫,那当时方家村的人,也是从容面对的。——沿着满地泥沙和灌木杂草的村道,穿过村中的广场,走了过去。近几天都是阳光普照,地面还算结实,要是下起雨来,这里一定是泥泞满地,行走困难。广场只有蓝球场大小,本来地下是铺着石块的,但几乎全被泥沙掩盖,阳光之下,望过去,广场正南方的祠堂,斗拱承檩,瓦脊飞檐,虽然破旧,但还能看到。门前比较高,两侧有小高台,有两根大石柱,门前屋顶有装饰的雕刻,形式古朴凝重,只是灰尘满布,长着青苔,门上居然还有对厚厚的大木门。“这里看来人迹罕至,没见到盗贼偷盗的痕迹,为什么?”心里又产生了疑问。想起了那场瘟疫,人们对这些都是很避忌的,这可能是人迹罕至的原因。四周很静,耳中听到的,除了风声,就是鸟声,走在铺满泥沙的广场上面时,惊觉上面有几行很深的脚印,脚印还很清晰,看来近几天,真的有人到过这里!穿过广场,走近祠堂,踏上门前的台阶,正想进去的时候,阴暗的祠堂门后,忽然出现一道强烈的闪光,直闪得我眼前一片模糊,闪光过后,我用手隔挡着,眯着眼,猛然看到一个白影,离我不足十米,把我吓得叫了出来!那白影受惊的程度好象比我还要厉害,侧过头来,张大了口,惊呼了一声,我看到一张苍白的脸!我很快就明白这是一个人,一个上身穿着白色短衬衣、下身穿着牛仔裤,脸色苍白的女人,年轻的女人!女人手里拿着一台照相机,刚才那一道闪光,是她照相机发出的。这女人好象也吓得不轻,瞪大眼睛盯着我,脸上带着惊慌和防备,没有说话。我看到她手上除了照相机,好象还拿着些东西,心里不禁有些怒意,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但怎么说也是方家村,你竟然到我家祠堂上拿东西?!我也是姓方的!“你是什么人?!”她跟我同时脱口而出,只是她说的是国语,我说的是粤语,我听懂了他的话,就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我的说话。说完后,我们两个又对视了一会,我才用国语又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人,到我方家村干什么?”我突出了“我方家村”这几个字,是让她知道,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是方家村的人?!”这个年轻女人脸色转惊为喜,“我正要找方家村的人,想不到方家竟然还有人在!”语声清脆,入耳分明。她找方家村的人?我对她的话有些惊讶。我戒备着,慢慢向她走近,她也下意识地挪了一下脚步,但没有后退。在这个地方,碰上一个白衣女人,真有点诡异的感觉,幸好现在还是大白天。——我跟这个女人,隔着祠堂门口的门槛站住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她左手拿着相机,右手上拿着的是纸和笔,好象在记着和画着什么,样子长得挺清秀明丽的,也不象是坏人,倒有点象个老师或是学生。我心里松了口气,放缓了语气,:“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个女人好象也松了下来,看着我说:“我姓万,来自浙江,是个记者,到处寻访一些失落在民间的古村寨,听说这里有个方家村,所以到来看看,可惜方家村找到了,但村里的人好象迁走了,所以就拍些相片,然后你就来了。你真的是这村里的人吗?这里好象早就没有人居住了。”她看着我的神色,有些疑惑。姓方和姓万,就差一点。“我爷爷是这里的人,我也算是,现在回来看看。”我对她说。“那真是太好了!刚才吓了我一跳!”她张开嘴笑了一下,牙齿很白,但脸色已经不苍白了。通过几句话,我们互相知道对方不是坏人,更不是鬼怪,都各自笑了一下,算是解除了警戒。我迈过门槛,进入祠堂,她倒退了两步。这是个清秀亮丽的女人,细眉杏眼,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齐肩的头发将一张桃形的脸蛋衬托得非常精致动人,一双大眼看着我,防备中又带有些好奇的味道。我身高175CM,对比着看,她身高有165左右。“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我很奇怪,因为连附近的村民也不太知道这里。“我的职业是寻找这些古村寨,查看过各种资料……这个慢慢再说。你告诉我,方家的人为什么搬走了?”她定定地望着我。我说:“这里很久以前发生过瘟疫,所以就搬走了!”我没有说死光了。她听到这里,点点头,说:“这个我也听说了。那你对这里熟悉吗?这个村子很特别。”我也觉得这里有些特别,只是说不上来,我对这里,比她还更不熟悉,起码她来得比我早,看过的比我多。“我也是第一次回来这里,刚踏入村子。”“哦。”她脸上明显有失望的表情,但很快又问:“那你可以跟我说说这村子的故事,就算是传说也行,要有特色的、特别的,关于这里的历史掌故,来龙去脉。”这个……她看过一些资料,长沙哪家医院治癫痫专业知道的,比我还多。我尴尬地笑笑:“我也是一无所知,此行只是寻根之旅。”她好奇地看着我:“你真是方家村的人?”我苦笑:“你不如将了解到的资料和在这里看到的,跟我说说吧……”她也笑了:“好的。无论如何,我很幸运,碰到方家的人,碰到你,但现在,天色将黑了,得先要将方家村的结构图画出来,还要在祠堂里拍些照片,希望可以找到些与这里有关的线索!对了,我叫万寅燕,子丑寅卯的寅,燕子的燕,你叫我阿燕就可以。你叫什么名字?”她说话的语气,好象很自信,有一种很强的主导性,但听着挺真诚的。我不由得答了一句:“我叫方涵之,多多包涵的涵,之乎者也的之,你叫我小涵吧。”她嗯了一下,然后说:“我们先看看你们方家的祠堂,这是我最后一个还没有拍完画完的地方。”说完,将手中的一叠纸递了过来,我一看,上面画满的都是这村里的建筑,多数是全村的大图,也有小图,甚至有房屋的简单造型。看来她在这里也有好些天了,应该就是平叔说到的那个打听方家村的人。她这个记者倒是挺细致的,这么详细地画下这里,回去的报道,一定很详细,内容也一定很翔实。看她的样子,挺专业的,说不定对这类村落很有研究,可以向她请教。尤其是那个风水祖坟什么的,不知道她是不是懂得看。“你先站在祠堂门口,让我拍几张照片,帅哥,回头你就上杂志啦!这个专题报道,可以叫做《神秘村落的后人》……”……祠堂是用石块和青砖建成的,地势比广场要高一些,所以没有被沙石掩埋,门前檐下,是一个小高台,祠堂是三进的,门后是一个小厅,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天井,天井两侧是走廊和侧厅,后面是一个正殿,总面积约有四、五百平方米,不算大。阳光从天井和高高的窗口透进来,此时虽已近黄昏,但光线还很好。穿过天井后,就是正殿,正殿上有四根大木柱子,一抱大小,我现在才注意到,这祠堂还有很多柱子,外面是石柱,里面是木柱,不下十数根,而屋顶上也有很多横梁架着,比一般的同类建筑似乎要多点。正中,是一块巨大的木屏风,高约有两三米,宽有五、六米,不知道什么木质,灰黑灰黑的,上面似乎刻着一些图案文字,布满了灰尘,看得不清楚。“这是一种类似抬梁式的木构架建筑,只是用的木料不算多,砖石较多。”万寅燕可能见到我一副迷茫的样子,就解释了一下。她说得有点道理,这祠堂的墙身和地面都是用石块和青砖砌的,只有里面的柱子和屋顶那些复杂的屋梁才是木头。“你帮个忙,先把这屏风上面的灰尘清理一下,看看上面有什么,我等会再拍。我先将祠堂内部结构图画下来。现在差不多下午5点了,看这天色,说不定要下雨,我们得要快点!”她说。从这里回去,起码要走上大半个小时,要是下起雨来,山上树木杂草很多,是不可能走回去的。我点点头,却发现有点够不着屏风的上方,而祠堂内除了直立的柱子外,没有可以利用的物品,转到大屏风后面,也没有看到什么物品。整个正殿就只有一大屏风立在中间,把大殿分成两部分。“不是应该有些供奉祖宗灵位的摆设吗?怎么没有这方面的痕迹?”印象中,祠堂都有这些摆设,就算撤走了,也应该还有痕迹吧。我在背包中拿出一条洗脸用的毛巾,用力拍打屏风上的灰尘,一拍之下,灰尘整片落下,走避不及,名副其实的弄了个灰头土脸。万寅燕正半跪在天井旁,对着大殿画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嘴角笑了一下。灰尘慢慢的被我扫了下来,屏风上渐渐露出了很多花纹,上面还有一些残留着的油漆。说是花纹,其实是一些符号吧,也象是一种文字,很多是山水石头一样的图案,也有一些由直线横线组成,象文字一样的符号。不知道是不是一幅画,看着也不太象。我呆呆地看着屏风,这个祠堂,好象也不太象个宗族祠堂,为什么?万寅燕看来已经画好了,她走到大殿的大柱子上,使劲擦了擦,看了一会,然后示意我也过去看看。柱子跟屏风一样,都是那些古怪的花纹。“这些是什么?”我看着她问,现在看来,她对这个祠堂的了解,远远比我还要多。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我正失望间,她又说:“我只知道,这些花纹是一种文字,跟水族人的水书很相似!”水族人?水书?这个,我听说过。“水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居住在西南的云南、贵州一带,水族人的文字叫做水书,是一种与夏朝同时期,甚至就是夏朝的文字,有着图画文字、象形文字、抽象文字兼容的特色。水书被誉为水族的‘易经’。”她清楚地说着,显示出对这方面的文化认识,比一般人要深厚得多。“怎么会是跟水书相似的文字?这可是方家的祠堂啊?”我很不明白。“这里,看来不是方家的宗族祠堂,供奉的不是方家的祖先,而是方家人的信仰!”万寅燕一字一顿地说。我大吃一惊,怎么这个祠堂竟然不是供奉祖先的?!“正常来说,如果这是宗族的祠堂,这里应该有石桌,有供奉祖宗牌位和放置香炉,那里有一个神盒,里面供奉宗谱,两边侧厅的墙壁是族内名人录……,就算全族人搬走了,也该有这些痕迹。你看,象有吗?”她指着各处介绍着。我刚才也这样想,这个祠堂,的确不太象一般的祠堂。万寅燕见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又走到大屏风前面。现在的大屏风,上面的灰尘大都已经被我清理掉,现在外面阳光已经不太猛烈,真有一副要下雨的味道,但祠堂内光线还很好,可惜屏风不知道有多少年月了,上面显得斑驳,虽然也能清楚看出那些古怪的文字,但整体的主题,还是没能明显地体现出来。万寅燕踮起脚尖,伸直了手,用我那条毛巾,在上面某些位置用力仔细地擦了好几遍,然后对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她再次擦拭的地方,是屏风的中部,已经很干净,上面清楚地看到一个图形,由那些古怪文字组成的图形。看起来象个八卦图形,但没看到有卦爻,所以我不确定。我正想说,她就先说了出来:“这是一个先天伏羲八卦图!上面这些符号,是极古老的一种八卦表达方式!”看来她懂得真多,果然是个专业的记者,这样看来,很多事可以请教她。我心里暗喜。真是一个八卦?还是先天八卦?先天八卦,相传为伏羲所创,故而也称伏羲八卦。“这是一种伏羲八卦文化,你祖先供奉的,就是这个,这是他们的信仰!”方家祖宗在祠堂里供奉的是伏羲八卦?!这是他们的文化信仰?那岂不是说,这里就象是天主教教堂,回教清真寺一类的建筑?这怎么可能!但眼前的一切,又令我不得不相信。爷爷离开时带走的那些书籍,不正是一个证明吗?那些书籍里面的内容,多数内容跟我们熟知的命理经典有些分别,来源古远。想起关公公说的话,心想,回头有得要花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这方家村里面的文化就是这个,是一脉相承的,这样才能了解得更多。“你懂得真多,得要向你请教。”我很诚恳地对她说。她露出白白的牙齿,笑了笑:“这是我的职业素养,不懂不行,跟阴阳文化有关的,我都知道一些。到了这些古村落,重要的是要能发掘出其内在的神秘,否则,就淡然无味了。”我点头同意,心里十分敬佩,说:“巧得很啊,方家村世代都是算命先生,这里面的内容,够你挖掘的!”“这个我也听说了,可惜里面的内容,一无所知,难道你也继承了祖业,也会算命?”万寅燕惊喜道。“我、我也算略懂一点吧。”其实我心里是想说不懂的,但话到了嘴边,就变了。“这下可好了,我们可以聊得来,我对这些也算懂一点,也很着迷。”万寅燕的样子很高兴。“轰”,外面一声响雷,雨点“哗啦啦”的倾盘而下。南方的夏天,常有暴雨,特别是近山的地方。雨下起来后,天色马上就暗了起来,雨水从祠堂的天井落下,不一会就把天井灌满了。天井原有的出水口只怕早就堵塞了。祠堂内几乎已经不能视物,我们只好退到大门门槛的位置,门口周围都是灰尘,只有门槛那里稍为拭擦一下还能坐。我们两人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的广场,那里早已被雨水浸没,又过一会,雨水从周围的山上沿着小溪冲下来,泥沙翻滚,往各处巷道灌去,不用说,暴雨过后,方家村一定泥泞一片。“你这些天来,在这里了解到些什么?”我侧头看着她问。万寅燕伸手撩了撩头上的乱发,勾癫痫病治疗有哪些方法勒出优雅而丰美的曲线,也侧头看着我说:“你难道没听家人说过,这里是个八卦村吗?一个很奇怪的八卦村!”八卦村?广东有好几个八卦村,其中“高要八卦村”就很有名。这些八卦村,大都是依照山形地势,以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等卦形排列,一座座一排排,一圈接一圈,玄机重重,风格独特。她这一说,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房屋是一层层围着中心广场的,只是因为村子都破败了,看起来也不明显。她那句“家人”刺了我一下,不禁叹了口气:“我没有家人了,都在近几年死光了!”“近几年?死光了?!”万寅燕惊诧地低叫了一声。我摇了摇头:“家里出了点事,这也是我返回这里看看的原因。”她眼中大亮:“能不能跟我说说?那可是个好的题材,值得深挖一下,也能加重这个神秘八卦村的味道和深度!”说完后,她又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该这样。”但看她的眼神,还是充满希冀。这些事,就算想对她说,她也不明白。其实我也有找人倾诉一下的欲望,只是跟她还不熟悉。我没有回应她的话,转过话题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是个八卦村?”万寅燕从带来的背包中拿出一只小电筒,打开,照在她刚才画下的那些图上。“看看这幅方家村的全貌图!”我伸头看过去,这哪是方家村的地图,根本就是一个八卦图。“方家村本来应该是这样规划的,我这些天来将它复元出来,这是一个伏羲八卦图,图上的卦爻,就是那些房屋,阳爻是连着的几间房屋,阴爻断处,就是巷道出口!广场就是八卦的中心,入口在北,是坤卦☷的阴爻断处,我们身处的祠堂,是乾卦☰的初爻!”我拿过她手中的图,仔细辨认着,看了一会,看明白了,虽然方家村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但从还存在的房屋方位、巷道以及进出口来看,的确如她所说,是一个伏羲八卦的设置。看来我的祖先,深通阴阳八卦之理。回想起来,家里人有时会说爷爷封建迷信,其实这些阴阳八卦,已经渗入中国文化的骨子里面,又岂是封建迷信就能概括的。“你可能不明白,这些八卦村,按八卦之理建造,能产生一种生气,对村里住的人,有保护作用,甚至有很重要的保护作用!”万寅燕解释着,看来,她真的很熟悉这方面的事。“那是古人的智慧。”我点头承认。我对这方面也有接触,能明白她说的话,就是觉是有点玄。“如果这八卦村里面设置破了,例如某房屋倒了,或是象现在这样,山洪冲进来了,那会有什么影响?”“这个,很难说,有些影响不大,有些则能令到全村不宁,更有严重的会导致家破人亡!这叫做阵破了!一切得看其中设置的奥妙之处。”不是吧,有这么严重?“我怀疑方家村那场瘟疫的产生,就跟这个有关,所以把一切都拍下来,画下来,带回去研究,希望能挖掘出些有深度的内容。”我大吃一惊:“你是说,这里原先有个先天伏羲八卦阵,保护着村民,后来,这个阵破了,所以才导致那场瘟疫的发生?”万寅燕点点头:“这是阴阳五行学说上的说法。”我猛然想起关公公的那些说法,难道真是方家村的八卦阵破了,才导致瘟发生,影响到祖坟,又影响到我家?导致我家的人都死于“岁运并临”?!这样一想,非常合理,我差点没叫出声来。万寅燕好象也觉得我神色有异,侧头看着我,正要说什么,忽然跳起来,手中电筒指着广场那边,惊叫一声:“什么人!”她带着电筒,我没有带。——我吓了一跳,顺着电筒照射的方向望过去。此时天已全黑,暴雨之中,除了电筒射进雨丛中而形成的一条光道,其他什么也看不到。我侧头望着她,只见她脸色发白,双眼圆睁,鼻子上冒出了一粒粒细小的汗珠。“没有人啊,什么也没有。”我对她说。“不!我真的看到有人,在暴雨中一闪而过!”她肯定地说,神情惊恐。怎么可能!要是真的有人在广场中走过,无论走得多快,我也会看到的。“这些天来,我在这里探察分析,总是觉得有人在跟踪着,你出现时,我以为就是你。”她惊疑不定地坐回门槛上。“你之前没有在这里过夜吧?”我问。这个女人,一个人也敢到这里,胆子真大。她摇摇头。“这里是山上,环境复杂,风吹草动是必然有的,现在更是风雨飘摇,你可能看错了。”我说。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她的神情,已变得警觉起来。她刚才跳起来太急,上衣的钮扣松开了两颗,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脖子,看到脖子上有一条绳子,上面好象挂着个什么东西,胸前好象也有点春光泄露了,幸好光线不好,也不明显。我侧过头望向外面,她很快也发觉了,整理一下。她失望地叹了叹气:“这条村子,真的很神秘,可惜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说完,失神地望着外面连绵的雨丝。做记者能有这样的专注和激情,真是一种享受。——我看看时间,已经晚上8点了,肚子有点饿,幸好背包里有食物,万寅燕也有,两人吃了点东西。雨没有停的迹象,就算停了,现在也出不去。“看来今晚得要在这里过夜了。”万寅燕说。我看了看门口周围,虽然灰尘极多,但幸好还很干爽,坐在门槛上,应付着到天明,还是可以的。这时候,远处听到有一些崩塌声音,应该是村中某些房屋在雨中倒下了。“我们两人轮着睡,这样会安全点。”万寅燕说。我说:“那你先睡吧。”她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件衣服,披在身上,然后抱着背包,斜靠在门边,合上眼。门槛是石造的,有二、三十公分宽,坐着也不难受。看着她安稳地合上眼,我心里不禁佩服得很,这个外表看起来秀气斯文的女人,胆子大,行事干练,真有职业素养。她忽然睁开眼,问:“你多大?”我说:“76年1月的,足27岁。”她笑了笑:“我75年7月的,比你大。”我有点惊讶:“你看起来比我小。”她肤色白里透红,看起来的确是很年轻。她又笑了笑,合上眼,过了一会,有点紧张地对我说:“你也别放松,得要小心看着周围,我刚才真的看到有人!”我只好用力点头,心想:“这里没人,鬼也没有!”一想到鬼,心里马上想到,方家村曾经闹过瘟疫,全村的人,几乎全死光了……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四周看了看。这时候,电筒已经关了,没有其他照明,周围很暗,只能勉强看到东西。我也是靠在门边上,左侧是外面的广场,大雨滂沱,右侧是祠堂里面,雨从天井落下,打在积水上,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祠堂里形成回响,显得十分空洞,给人很怪异的感觉。我刚想祈求祖宗保佑,但想到祠堂里面供奉的不是方家的祖宗,所以就算了。万寅燕很快就睡着了。望着外面的广场,望着那些房屋,心里又不禁叹着气,接下来的日子,也不知道该怎样做,就算真能发现方家村有什么问题,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原来我的祖上,竟然有那么高深的修为,爷爷留下的那些典籍,现在看来,真是宝贝啊!现在有点后悔,平时该用心的学习那些典籍,现在这个状况,时时都用得着。心里想到了一件事:“这伏羲八卦阵,都保护着村子两百年了,是怎样破掉的?”这个得要好好问一下万寅燕,或许会有些提示。——过了一会,我也很累了,眼盖皮渐渐地压了下来,昏昏欲睡,这时候,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把我吓得清醒了。转过头四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我暗骂了自己一句。就在这时,外面广场上,又是一阵风吹过,我抬眼望去,雨中仿佛真的出现一道白影,飞快地一掠而过,非常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万寅燕刚才看到的情形,是真的?!我吓得汗毛倒竖,差点叫出声来,擦擦了一下眼睛,再定睁看时,又好象只是风吹雨飘,没什么异样。“就算这里真有什么鬼怪,我是方家子孙,他们也必不会伤害我的。”想到这里,心里稍定。其实我一向不太相信有鬼神的存在,但在这里,这个环境,禁不住多想了点。在疑神疑鬼中,恍恍惚惚地过了两三个小时,已经午夜了。这时候,方寅燕醒了,她拨了拨头发,打着哈欠,看了看时间。“该你睡了。”我点点头,也学着她那样,抱着背包,靠在门边,今天一路风尘,没怎么休息过,纵然身体强壮,也有点吃不消,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一阵惊叫声,把我吓醒了,跳了起来,眼前的万寅燕,已经不见了!

© zw.higrc.com  作物布局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