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推覆体 >  正文内容

彼岸、你给予希望

来源:作物布局网    时间:2020-10-20




 


  前言:
  残落暮色、夕阳如血!
  人生如梦、恍若虚度!
  黄昏看人、人已非人!
  依稀记得每一个人的眼神~轻蔑、鄙视、嘲笑、讽刺、冷漠!就是在这样目光交杂的逼视下,叶羽终于不堪重负,再一次逃避跳下了滚滚江水的渡江大桥下,伴随着滔滔江水,飘向心寂空明的远方!那里有夕阳的等待,有黄昏余霞的包裹。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不知是做梦,还是真的来到了地狱,放佛耳边响起了地藏王菩萨的禅语,我叶羽苦笑着‘即使是地狱又如何?地狱之苦,我若轮回愿下地狱,不求成佛,只想知道,这副皮囊所受的苦到底能够及那颗跳动的心几分!“
  可是我没有等待那接待我的地藏菩萨!脑袋昏昏沉沉,耳边依然是滔滔的江水声,自己仿佛还在漂泊,为什么没有淹没,为什么没有逝去,为什么~~~~~~
  彼岸桥弱水畔
  没有小桥流水、没有鸟语花香、没有、、、、
  叶羽的’尸体‘跌跌撞撞,不停地随着江水’游走‘,不知何时,耳边的滔滔声开始变弱,潺潺的流水开始冲刷着自己。一股异香扑鼻而来,我叶羽也会上天堂?
  ”砰“一声碰撞声从彼岸桥传来,若水回头看着那不能越过的彼岸,缓步走到河边”咦“。彼岸从来虚无,此人居然撞在了彼岸桥上。
  ”起“随着弱水的双手,一道神通癫闲病不可以吃那些水果之力架起了河中叶羽的躯壳,此刻的叶羽已经被刚刚的碰撞给整个撞晕了。
  若水双手抚着叶羽,天空的红霞把整个彼岸都映照的如鲜血一般,连若水飘扬起的纱裙都仿佛是洒向天空的鲜血。此刻间唯一不同的就只有那刚刚飘过叶羽的河水依然是如充满黄沙一样浑浊。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依然布满了红霞。
  “哎哟”刚刚醒来的叶羽只感觉全身酸痛无比,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左手已经摸着自己那仿佛快要折断的脖子。
  “你醒啦,我还以为仅仅是一个躯壳,原来灵魂还在”
  那声音是如此的优美,在此刻叶羽听来就像是天使一般,难道真的上了天堂。叶羽看向发出声音的人,一袭白衣裙,腰间缠着一条丝带,悠扬的长发垂落在双肩。叶羽赶紧摇摇头,他甚至还打了自己一巴掌’白日做梦‘该醒了’
  “呵呵”一声娇笑“你这人甚是古怪,虚无的彼岸你能撞上,此时平白无故你又打自己”
  听到若水的话,叶羽才缓慢的睁开眼来缓冲现在的情形“是你救了我吗?”
  “嗯”若水点了点头
  “现在这是哪儿”
  “弱水畔”
  “弱水畔?弱水畔!~~弱水畔”叶羽轻声的嘀咕着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都说弱水三千,鸿毛不浮,呵呵,你为什么要就我~!”叶羽苦笑一声,低沉的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若水愣了一愣,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世人都觉得我无能,我本以为跳下去就一了百了,可是、、、你却救了我”
  或许是感受到了叶羽心中的那道苦楚治羊颠疯的医院,“你知道彼岸花吗?在这里没有阳光的照射,没有泉水的浇灌,即使连绿叶都不愿意陪伴她们,她们依然开出了最灿烂的彼岸花。”
  ~~~~~~~~~~~~~~~~~
  很久很久以后
  ~~~~~~~~~~~~~~~~~~~
  两个人影站在彼岸桥边
  天空依然是似血的红霞、河水依然黄沙浑浊、岸边依然花开鲜艳
  两个人的身上都被映照的似红血一般
  “若水”
  旁边身着纱裙的女子闻言看向旁边的人
  “谢谢你当初救了我”
  若水微微一笑“谢谢你陪伴我这么久”
  叶羽仰望着天空“当初世人皆以我无能”
  若水手中放着似血的彼岸花|“可是他们怎知拙者秀于心”
  看着眼前的彼岸桥,眺望彼岸的彼岸
  黄泉水潺潺的流着
  彼岸花的香味充斥着鼻息
  “你确定好了吗?”若水的声音有些许柔弱
  “嗯、我要去地狱走上一遭,试问到底何为苦”叶羽眼神坚定的看着彼岸
  听到不愿意听到的回答,若水沉默了,一滴泪悄然滴在了手心的彼岸花上,仿佛彼岸在滴落着血泪。
  ~~~~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度过虚无的彼岸桥、踏入黄泉下。站在一片漆黑的地狱门口,地藏王的雕像静坐于此。
  “执着人、你舍弃一切来到地狱,这又是何苦”
  “我~~”叶羽的话被打断
  “不管是皮囊、还是灵癫痫病发作的治疗魂、还是心里。可是抛弃留恋会让你后悔莫及”
  “人世间之苦与地狱相比到底谁更苦、我欲以身试探”叶羽依然执着的坚持着
  “人世虽苦、留恋相望、总有不舍、总有陪伴”
  “你是佛,难道还在乎于此?”
  “佛自心中明。
  你既然执着,地狱就在眼前,如你所愿”
  第一层:
  凭着若水教来的神通,叶羽缓缓降落在地狱一层,原本以为回事恶鬼满地、阴灵缠身。~~可是~~~!四周空寂,黑暗,没有一丝光线,没有一丝声响。唯一能听到的就只有脚下的脚步声
  第二层:
  没有枷锁、没有刑具、没有恐怖、没有血腥、没有、、、、、、、、、、、、、、、、、、、、、、、、、、、、、、、、
  第三层:
  第四层:
  、、、、、、、、、、、、、、、、、、、、、、、、、、、、、
  在走下过程中,叶羽的心境从刚开始的执着
  “怎么是这样”~~变成惊讶
  “这就是地狱??”~~变成迷茫
  “嘲笑、讽刺、轻蔑、鄙视、冷漠”~~~变成痛苦
  “滔滔江水,身心漂泊”~~~~变得解脱
  ~~~~~~~~~~~~
  最后、叶羽停了下来,伫立在黑暗中
  “世人皆以我无能”
  一道人影、一个微笑、一朵彼岸花“他们怎知拙者秀于心呀”
  “若水、若水”
  ~~~~~~
  一道人影从地狱窜出、郑州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略过地藏王菩萨的雕像。
  “唉~~~”一声叹息声响起
  “若水”心里不停的念着那个人的名字
  终于,站在了彼岸桥边
  此刻仿佛天空似血的红霞都变得那么留念。
  来到那个一起居住了不知多久的阁楼,当初自己来若水还特地给自己新建了一楼。
  “若水、若水我回来了”
  没有白色的身影、没有那熟悉的优美声
  “若水~~~~~~~~~~~~~~~~~~~~~~”
  彼岸边的彼岸花在凋谢、朵朵鲜艳的花朵渐渐的都融入了泥土当中,原本盛开着彼岸花的岸边在瞬间都变成了黄土、平静的黄泉水也开始翻滚起来、一朵掉落在彼岸桥上的花还鲜艳的搁放在哪儿、上面的那滴眼泪此刻看上去即使不用红霞渲染都变得那样的红
  叶羽无力的跪在了地上“若水、若水”
  双眼流出的眼泪在红霞的照耀下滴滴落入地上,阁楼门前的弱水湖在不断的变浅、
  ~~~~
  “这里是那里?”
  “弱水畔”
  “弱水三千、鸿毛不浮”
  “你不是说弱水不浮吗?为什么我放的彼岸花却没有掉下去”
  ~~~~~
  湖水干枯了,湖底落满了整片的彼岸花,随着弱水的干枯,这些彼岸花也消逝的不见影踪。
  叶羽的眼泪打湿了一片、那片土地变得深红。
  世人皆以弱水名、怎知若水以为呼
  ~~~全文完
  

上一篇: 乡村的气息

下一篇: 飘落的秋叶

© zw.higrc.com  作物布局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